徐正琳:用跳跃音符书美丽人生

每周五晚,黄岩教育局第二办公区四楼合唱教室里都传出美妙的歌声,这里是黄岩欢乐教师合唱团的临时排练厅。62岁的退休老干部徐正琳,一身藏青色衣服,站在钢琴旁。他左手拿着曲谱,右手跟着旋律打着节拍。“这里速度不对,要加快……”一遍遍重复演示,直到大家唱出整齐划一的旋律。

2008年3月,徐正琳参与组建黄岩欢乐合唱团,并担任艺术总监和指挥,由此也成为一百多人的“大家长”。虽然没有一分报酬,但他每星期都会准时来到工作室,指导团员演唱。“团里所有人都是无偿的,大家因为热爱而集合在一起。”徐正琳说,合唱非常考验默契,需要长期磨合训练。为了给团员们做表率,如果没有特殊原因,徐正琳不会缺席排练,风雨无阻。

“徐老师是合唱团的灵魂人物,有他在,无论我们到哪里比赛,在哪里演出,心里都很有底。”在团员喻志远眼中,徐正琳在音乐上无所不能,他会指挥,会弹钢琴,还会作曲、编曲。合唱团刚成立时,团里人手不够,徐正琳常常是一人分饰两角,又当指挥,又当伴奏。虽然忙碌,但徐正琳丝毫不叫苦。

全能背后,徐正琳付出了很多。他大学学的是数学专业。1981年,黄岩师范学校希望徐正琳留校担任音乐老师。为了提升音乐专业水平,徐正琳先后到杭师院音乐系、中国艺术研究院进修音乐本科和研究生课程,在边教边学中,不断提高音乐教学水平。

“有一种无形的动力催促着我不断提高自身。”徐正琳说,当时,为了练好钢琴,只要一有空就钻进琴房,一练就是好几个小时。那时的教学环境很简陋,碰到连日降雨,河水就会上涨淹进教室。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没停止练习,把钢琴抬到桌子上继续弹。“那个时候,钢琴还没有普及,看到我这么疯狂地练琴,大家很难理解,认为我是个‘疯子’。”徐正琳笑着说。

1997年,徐正琳被确诊为胃癌晚期,做了全胃切除手术。“徐老师身体不太好,还一直坚持陪我们排练。”团员周肖依告诉记者,每回碰到高强度的排练,她总是一再提醒徐老师休息,但是徐正琳总是坚持一遍遍练习,全程站着不休息,直到满意为止。每次外出比赛时,吃饭条件比较差,徐老师因为消化功能不好,不能吃比较硬的盒饭,只能吃泡面。

除了担任合唱团艺术指导,徐正琳还花了大把的时间用来创作。1984年,徐正琳开始尝试作曲。他到橘乡的各个村落采风,找当地人唱民歌,然后用音符记录口耳相传的旋律。他的第一首作品《小彭嫂》就是改编自黄岩当地的民间小调,为当时宣传计划生育政策起到了良好作用。1985年,他创作的描写黄岩山村新貌的作品《山泉》,首次在省创作比赛中获奖。

作品接地气,才有生命力。有一年,现任中国音乐家协会名誉主席赵季平来黄岩讲座,分享了许多作曲经验。深受启发的徐正琳暗暗立下誓言,立足本土,为家乡讴歌,用音乐记录橘乡生活。《黄岩小吃姜汤面》《中华橘颂》《最甜的橘子在黄岩》《幸福台州》《黄岩溪》《潮起橘乡》……不难发现,徐正琳创作作品的主题离不开黄岩,离不开台州。

在音乐道路上,徐正琳不断充实自己。1993年,徐正琳放弃了学校稳定的工作,调任黄岩文化局副局长岗位。“文化局的平台更加广阔,我有机会参加更多的音乐活动,学习到更多。”徐正琳说,实际上调任之后级别下降了,工资也减少了。虽然脱离了教师岗位,但他从没停止过钢琴教学。“学钢琴可以锻炼大脑,对学习也有帮助。”徐正琳说,每次看到学生在钢琴方面取得成就,他比任何人都开心。

心之所向,此生不渝。这么多年来,徐正琳的生活离不开音乐,他创作的音乐与家乡山水,与群众生活融合在一起。徐正琳说,艺无止境,接下来我将继续与音乐为伴,培养更多音乐人才,让更多人爱上音乐,一起在橘乡这片土地上尽情地施展音乐才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