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上菜篮子 赶一趟平田的市集

集市,是一个最能体现乡镇温情的地方,每逢农历初七、十七、廿七是平田的市集。清晨6点,人们就会匆匆地赶上开往天灯垟(乡政府所在地)的公交车。

7月的平田,气温开始有所上升,时而伴随着小雨,听不见淅淅的响声,也感觉不到大雨倾盆的淋漓,只觉得好像这是一种透过绵柔的雨丝织就的烟纱,轻轻滋润着大地和人心。

晨光熹微,天至微明的时候,集市上已是熙熙攘攘了。人们比赛式的赶集,就是为了抢个好“市头”,挑选今日所需的食材,在他们看来,越早到集市,就越能挑到最新鲜的食材。

道路两旁的草叶上、花瓣间,凝结着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露珠,它们是那样的惹人喜欢。

当经历过大城市的快节奏后,挑一个明媚的早晨,赶一趟平田的市集,或许能发现我们所向往的生活。在人声鼎沸的集市上,有商贩的吆喝声,有顾客讨价还价的声音,还有熟人朋友的招呼声。

地摊式的摆设只有逢集日才有。满满地人情味,回到集市才是真正回到了家乡。

麦鼓头是每一个土生土长的黄岩人共同拥有的味觉记忆,它的好吃,精髓在于它的馅——梅干菜。

淋上蛋液后的麦鼓头,浑身散发着金灿灿的光芒,令人充满了期待,一口咬下去,一股香喷喷的热气从麦饼间喷涌出来。麦鼓头虽然比不上山珍海味,但它朴实无华的风味打动着每一位食客的心。

馄饨,在每个城市的大街小巷,都有它的身影。一盘肉质鲜美的“小山”,几盒白白胖胖的大馄饨,诱惑着来来往往的赶集人。

再往集市深处走去,一股香味扑鼻而来,原来是熟食摊散发出的香味啊:烤鸭、香肚、卤牛肉...个个引人口水直流。

经过层层工序烘烤后的鸭子,外酥里嫩,肥瘦均匀,散发着熟悉的味道,这股香味,已在这集市里久久飘荡。

对于生活,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理解,也一直积极寻求着各自理想的状态。

今天的蒋大爷,一身整洁的白寸衫,显得格外的精神。蒋大爷的家就在集市的附近,每逢集期,他都会在这个位置架出陪伴了他大半辈子的“老伙计”,对于蒋大爷来说,做了近50年的修鞋匠,这个工作已然成为他的乐趣。

一张传承了几十年的理发椅,一份坚守了几十个年代的职业,这在其他地方已很少能见到了。小时候,农村人剃头不像现在要去理发店,那时乡村也没有固定的剃头店,剃头匠每逢市集日,才会在这里摆出这个“老朋友”。

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每当逢集时,朱先生总会在菜场里摆出属于他的小百货,钱包、皮带、遥控器...应有尽有,给当地人们带来了许多便利。

锄头属于万能农具,是农人最常用的工具之一。1997年的时候,平田正式通车,而吴先生在1996年就开始来这里卖农具用品。


水产区是集市最鲜活的地方,它位于菜市场的最北面。从林阿姨这里得知,今天卖的最好就是青占鱼,浅蓝色的背鳍,给人带来一种宁静的感觉,让紧张的情绪得到缓解。 

猪肉是百姓日常饭桌上必不可少的肉类食物。眼前的猪肉,脂肪洁白,红色均匀,外表微湿润,用手指压在瘦肉上的凹陷能立即恢复,弹性好,且有鲜猪肉特有的气味。

平田作为西部山区,对鱼的制作和保存方面也十分讲究,鱼干就是其中一种。它独有的咸味,也一直占据着平田人大半的味蕾,这些“黄金鱼干”都是牟先生自己烘烤的,它们经过了蒸熟、烘干、熏烤等层层工序。

鱼干之所以是金黄色的,秘诀就在于采用了谷壳熏烤。

集市的尽头是一长溜摆开的家禽摊位,笼子里有一只十分神气的大公鸡,它长的非常健壮,一身油亮的羽毛犹如披着一件华丽的锦袍,一双小黑豆似的眼睛,炯炯有神。

这只神气的大公鸡是老朱在七年前养的。在18年前,老朱依靠扶贫好政策,搞起了养鸡,没多久就实现了脱贫,如今的生活也慢慢变得越来越好。

这里并没有因现代快捷的网购而冷清,乡村市集是一种热闹,也是一种社交,它的朴素平凡一直在温暖着我们。走在平田的街道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你会发现小镇的魅力其实就是简单和自然。他们都见证着平田的成长,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故事,每个故事里都有一个美好的梦。

回首过去的时光,我们一直忙于探索着外界的美,回过头才发现,家乡一直以最美的姿态,迎接着归来的每一个人。在这里,更多承载的是一种乡情,更像是一种文化的传承。

来源:山水平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