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垟种瓜人,向着阳光,为生活创造意义

匆匆忙忙,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瘦瘦的时光从指缝间悄然流逝。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家乡上垟的路变宽敞了,蜿蜿蜒蜒,宛若飘逸的缎带;又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家乡上垟的房屋变漂亮了,明亮的玻璃窗外,铺展着翠绿的颜色,遍地都是泥土的芬芳。长潭水库氤氲着不可描摹的蓝,天空中白云朵朵……

一切的一切,有他们的力量。他们上垟种瓜人,是滚滚红尘中四方奔走的人,太阳是他们的向导。迎接着每一缕金光,他们辛勤耕耘,肌肤从白到黑,汗水流淌,生活的酸甜苦辣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他们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烟火气里,书写着不比任何人逊色的诗与远方,叫人欣喜地看到,努力、真诚、善良、坚强、感恩……无一不是他们身上可贵的品质。

今年是鲍奎在四川的第十年。他是山主头村人,初到四川的时候,他才22岁,刚刚大学毕业的年纪,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做起了农资。

△鲍奎

做的时间久了,善于观察的他发现,瓜农们在外租田很难,每当租期临近,租下一年的瓜田就成了大家的头疼事。不仅如此,他还发现,使用比较多的有两种瓜棚,一种用毛竹搭建,一种用钢架搭建。前者虽然成本低,但易损坏,一般来说只能使用一年;而后者虽然成本高,但比较坚固,可以使用十年左右。

经过考虑,鲍奎决定将想法付诸行动。2014年,他承包了1000多亩瓜田,搭建好钢架大棚,覆盖好薄膜,以3400元每亩的价格租给了有需求的瓜农,而瓜农自己租瓜田并搭建毛竹大棚的价格在每亩3700元左右。由于价格实惠,又坚实耐用,瓜农们使用后纷纷交口称赞。

鲍奎听闻后十分高兴,他不断发展钢架大棚的面积,目前已达5000亩,今年计划扩展至一万亩左右,以服务更多的瓜农。“创业他乡,服务老乡,回报家乡”,短短十二个字始终印刻在鲍奎的脑海里,如今,他是黄岩区瓜农协会副会长,也是四川省大邑县西瓜协会会长。

这些名衔对鲍奎来说意味着责任。细心的他,在钢架大棚旁统一建造了住所,以方便租用瓜田的瓜农们生活。当发现用过的旧膜回收处理难时,他劝说瓜农们不要直接将旧膜随意丢弃,并努力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当年轻的瓜农们拖家带口来到四川,因孩子的上学问题而急得团团转时,他帮忙联系学校。当暴雨等自然灾害过后,他又积极与有关部门沟通,为受损的瓜农争取相关补助……

行走在四川,鲍奎遍尝生活的苦辛,然而,他又是充实的。人生旅途中的风光以及跋涉而来的路程都值得他在闲暇时细细回味。

旅途中不止有甜与苦,也有希望与绝望,欢乐与悲伤,坚持与放弃,有些事,非身临其境而难以理解,诚如史铁生所说:“有些事适合收藏。不能说,不能想,却又不能忘。”

对于蒋正兴一家来说,这件事就只适合收藏。2008年10月的一天,蒋正兴不慎触电,11万伏的高压电烧得他遍体鳞伤,方圆一公里内瓜棚中的电视机、电冰箱等所有的电器都被炸毁。那一年,他46岁,刚刚从象岙村去到海南不久。

△蒋正兴

当时,蒋正兴的妻子尚在上垟,听到消息后,马上订了前往海南的飞机票。在附近种瓜的卢灵锋则立刻组织老乡将重伤的蒋正兴送到了海口部队的187医院,医院诊断蒋正兴全身烧伤面积达75%。

蒋正兴在清醒时坚决表示不要妻子和女儿来看望他,他害怕要用亲人的皮肤做移植,他不愿意。最后,脚上烧伤的皮肤用头皮移植,肚子上的二层皮被烫掉了……四个月后,因事故失去一只手臂的他,在医生的精心诊治下,在家人和老乡的关心下,终于出院了。

此后的几次复查,蒋正兴亦得到了老乡们的关心和帮助。他没有丧失对生活的信心,反而心怀感恩,将别人对他的好铭记在心。

生活并没有停止对这一家人的考验。2009年7月,夫妻二人揣着亲朋好友资助的5000元钱坐上去海南的渡船,不想,钱在船上被偷了。那一瞬间,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蒋正兴的妻子甚至气得病倒了。

更糟糕的是,他们第一年到海南,因不熟悉当地气候而缺乏经验,种出来的西瓜全都是空心瓜,不得不低价处理。为了种出个头大、口感好的高品质西瓜,只有一只手的蒋正兴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十年间,他从未抱怨,自己摸索,自己研究,终是闯出了一番天地。

蒋正兴说,在海南,每个瓜农都有属于自己的瓜棚,每个瓜棚上都插着一面五星红旗。倘若有客人来,则告诉其第几行第几列,方便客人寻找。爱祖国,爱家乡,他们的心中热血彭拜,蒋正兴清楚地记得,奥运会开幕式那天,卢灵锋组织瓜农们一起升起瓜棚上的国旗,红旗飘飘,歌声嘹亮,唱出的是勤劳与勇敢。

大岩村的许金明今年57岁,外出种瓜有34年了。问及在哪里种瓜,他想了片刻说,去的地方多了,有些记不清了。其实,上海、广东、杭州、温岭等地都曾留下他的足迹,如今,他在海南。

▲许金明

许金明是2000年到海南的,初时种植西瓜,现种植哈密瓜。每年中秋节一过,他就开始播种,待到过年前刚刚好开始收瓜,丰收的喜悦将一直持续到第二年的5月份。

四季轮回,年复一年,许金明的瓜销往全国各地。他在南北各有一个固定市场,南方的嘉兴和北方的沈阳。围着火炉吃西瓜的场景,他没有亲眼所见,却听儿子许益江描绘过很多次。

许益江今年31岁,在沈阳做瓜果营销已经6年了,可谓名副其实的“瓜二代”。种瓜、卖瓜,虽然这些年一家人聚少离多,但以瓜为媒编织起的甜蜜让一家人的生活更加美好。


生活,总是围绕着种瓜进行的。有感于人工浇水的耗时耗力,许金明甚至自己动手制作了自动浇苗器,以达到提高效率、节约成本的效果。

这位聪明细心而又热爱生活的人,为记录自己在异乡的点点滴滴,还在2003年买过一台相机,可惜的是,七、八年后,相机不再被使用,照片也丢失在了生活的忙碌以及来来回回的奔波中。

放弃在家过年的还有下方村的袁奇光,他今年37岁,外出种瓜13年,没有一年是在家里过春节的。

▲袁奇光

2005年到海南,2008年到广西,2009年到常州,2013年至今在云南西双版纳,追逐着太阳的光芒,袁奇光奔走四方。他说,在外种瓜有说不出的苦。

碰到自然灾害是常有的事,用欲哭无泪来形容也不为过。在西双版纳,雷雨、冰雹、大风时有发生,有时候冰雹像乒乓球那么大,把大棚砸得一塌糊涂。大风的破坏程度也丝毫不亚于冰雹,一分钟之内,能把大棚吹得乱七八糟。这样的大风被瓜农们称为“鬼风”。

“鬼风”再可怕,也无法影响袁奇光对种瓜的执着。习惯成自然,意外发生的次数多了也渐渐成了计划之内的事。每每面对突如其来而又避无可避的损失,袁奇光沉着而冷静地应对,毫不慌张。

有一年,袁奇光在江苏。大年三十那天飘起了大雪,到了晚上,红红的灯笼照着雪光,守岁的鞭炮噼噼啪啪,家家欢喜团圆。袁奇光却不得不带着工人连夜清理大棚上的积雪。

所有的付出不过是为了那个被唤作家的地方。袁奇光有两个孩子,都托付给了家里的老人照顾。每年回家,他和妻子都大包小包,给老人买的衣服,给孩子带的玩具,满满当当。听家里的老人讲,孩子是如何地想念他们,常常掰着手指头数离爸爸妈妈回家还有多少天。

孩子小的时候,袁奇光和妻子甚至不敢当着孩子的面离开,往往孩子还没有哭,他们自己就先哭了。趁着孩子睡着的时候,夫妻俩偷偷离去。现在,孩子稍大一点了,袁奇光在离家前总要反复叮嘱孩子,好好做人,好好学习。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时光在流逝,不变的是对家以及家乡的思念。经过一番奋斗,瓜农们靠着自己的勤劳与智慧先富带动后富,推动了家乡现代农业的发展。

上垟瓜农的故事还有很多,他们的故事各有各的精彩,但是他们的心却指向同一个地方——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