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黄岩女老板和她的20个工友获钱江晚报点赞

好消息

黄岩残疾女老板林素平和她的20名残障工友

上了《钱江晚报》二三版




今天(5月15日)

钱江晚报二三版刊登

《残疾女老板和她的20名残障工友》

详细报道了她们在工疗站的点点滴滴

一起来看看二版原文




5月19日是第29个全国助残日,本报记者走进黄岩山区的一个工疗站——

残疾女老板和她的20名残障工友


林素平说,就算再难,也要把工疗站办下去。

“这道门,不能打开,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你放心,可以开的。”

虽然有人一直和她说,不要开那道门,但林素平还是坚持打开了。

这是一个工作的车间,门的一边是正常人,另一边则是二十位残障人,他们大多存在智力或精神障碍,且有部分是精神病患者。

黄岩西面的北洋镇联群村,山清水秀,两年前,残疾人林素平就在她的工厂里办起了一个悦兴家园工疗站。最近,她被评为2019年浙江省助残先进个人。

林素平,不仅是家里的好妈妈,更是悦兴家园工疗站20名残障人员的好妈妈。

5月19日是第29个全国助残日,今年的主题是“自强脱贫,助残共享”。在助残日来临前夕,钱江晚报记者走进这个山区里的工疗站。

残疾女强人的选择

林素平自己也是残疾人,她22岁时莫名突发半边面部肌肉萎缩,之后又因血管瘤落下左手肢体残疾,现在她左手残疾,左脸面瘫。2016年,在黄岩区残联的帮助和支持下,林素平筹建一个以精神康复者和智障人士为主体、集就业与康复为一体的集中安置残障人士的就业机构——工疗站,他们称之为“悦兴家园”。

悦兴家园面积约1500平方米,设有工疗车间、体疗室、娱疗室、男女休息室、操场、食堂等多个活动场所,现有20名工疗人员,其中精神康复者3人,智障人员12人,肢障者3人,多重残疾者2人,又安排了部分残疾人的监护人来上班。

几年来,林素平这名残疾女强人和残障工友们一起,在工作中寻求康复。虽然艰难,但她欣慰的是,他们有了体面的工作,有了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和尊严。

山村里的工疗站

林素平的日用品厂办在当地一个租来的空置学校里,曾经的教室,经过改建,就变成了残障工友们工作的地方。

每天早上8点左右,残障工人们陆续从家里来工厂上班,中午,提前半小时优先安排残疾人职工进入食堂就餐。饭菜荤素搭配(三菜一汤),保证营养全面,夏天还会提供葡萄、西瓜等时令水果和绿豆汤等降暑饮品。

林素平给残障工人们安排了包装的工作,锻炼他们的手脑协调力,大家围坐在一张大桌子前,偶尔还会一边唱歌,一边干活,这样又提高了他们的语言交流能力。

“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每天,都可以在工疗车间听到他们的欢声笑语。

其实乍一看,他们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钱报记者了解到,工作车间原来有一个门锁着,把正常的工人和残障工人分开。但林素平把它打开了。她说,“大家都是平等的,只有平等了,才能走进他们的心里去。”

我们办的是成人幼儿园

悦兴家园工疗站地处黄岩西部,远离主城区,除两位年轻工友来自城区,其他都是黄岩西部山区的贫困户。很多人以前没有上过班,自由散漫,有的甚至衣衫褴褛,如郑华福兄弟俩,西部山区屿头人,都是智力残疾,以前由其年迈的母亲照看,来到工疗站时,林素平叫她老公带他们洗了澡,还给他们从头到脚新买衣裤鞋袜。后来,还给残疾职工统一定做了亮色的工作服。

每一个接过来的残障人,一开始几乎都不适应。

“他们就像是刚上幼儿园的孩子,经常要跑回家。”林素平说。

坐下来没一会,他们有的说要回去种土豆,有的说要上厕所,一转眼人就不见了。林素平带着人到处找,找到了再把他们接回来,然后像小孩子一样教育,恩威并施。告诉他们,“你们已经是工人了,有自己的工作了,不用在外面乱跑了。”

由于有的残疾工友不讲卫生,带他们去外面,有的理发师傅有歧视思想,不愿给残疾人理发。了解到这一情况后,林素平就叫妹妹林素莉购买理发工具,每月定期帮他们理发。平时还经常友好地提醒他们注意仪容仪表。

“我们办的是成人幼儿园,只要我们有足够的耐心,我相信还是可以教好的。”林素平这样说。

从小就残疾的工友,往往对其监护人或亲近的人有极大的依赖性,上班时间内,残疾人工友往往不专心,监护人也不放心。针对这个问题,考虑到他们生产的产品男女老少皆宜,就连同其监护人或家人一起进厂工作。目前已经有蒋永土、叶鲜红等6个工友得到了这样的安排,既解决上下班安全问题,又能双倍地增加家庭收入,安置一人,安稳一家。

一年亏十来万还要办下去

按当地的相关政策,办工疗站,有退税的优惠,有的人以为林素平是要靠这个赚了钱,但其实她一年要亏十来万。

去年,她管财务的媳妇告诉了她这个数额。“退税是根据工厂的税收来定的,我这样纳税规模,只能招收规定人数,按照我们目前的人数,肯定是亏钱的。”她这样说。

不仅这方面亏钱,另外由于工疗站的特殊性,对硬件设施的要求比较高,所以这方面的支出也不低。但这两年多下来,林素平还是坚持办厂,让这些残障工友在工疗站这个大家庭里面,一个都不少。

做餐饮生意的儿子这样告诉她:妈,没关系,我赚的钱都给你,你要坚持做下去。“能帮一个家庭就帮一个吧。我也很希望有更多的企业和组织能去帮助他们。”林素平说。

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一直亏钱,还要办下去。这里面的原因只有林素平自己最清楚。

她说,因为她自己也是一个残疾人。“正常人很能理解残疾人的痛苦。”

从18岁到22岁结婚生子,林素平一直在拼,拼力气,也拼运气,甚至在怀孕期间,她还在四处跑业务、拉投资,经营着这家小厂。但是,就在人生最美好的年华,灾难来了。刚生下儿子后,她半边脸就开始萎缩,接下来的十多年漫漫求医路,病情却愈加严重,而且左手也出了问题,后来,原本还能微微下垂的左臂彻底残疾。病情影响了当时的小厂,有段时间她负债累累,但坚强的她还是撑过了所有的苦难,重新创业办起了手套厂。她的心境也逐渐发生了变化。她说,曾经的自己因为面瘫,走在街上被人用异样的眼光打量,又或者与客户谈业务时,被歧视对待,这种滋味真的很难受。“但是这些年过去了,我对于那些异样的目光已经不太在意了,而且生意上的客户打交道久了,也都比较尊重我。”

“我想帮助那些与我有着相似经历,或是生来就不完整的残疾人。”因为感同身受,林素平更明白残疾人群体的无助与悲观,才有了办好工疗站的坚持和决心。

她说,“我相信,人心都是向善的。”

三版原文

“别说他们傻,他们更懂感恩”

林素平希望,当有一天他们走上社会,人们能给这个人群公平的对待和尊重



  林素平和工友们一起干活。

  工疗站里,洋洋的年纪最小,只有19岁,但他认识很多字,而且是工疗站里面的朗诵小冠军。

  每个工作日,他会去工厂隔壁接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叔叔陈新华,推着轮椅,把叔叔接过来上班。

  但现在,叔叔已经病重上不了班了。这让洋洋很伤心。

  这个小小的工疗站里,有人来,有人走,但这里,充满了人世的温暖。

  “我快死了,你不用发我工资了”

  之前,叶鲜红病了,她得的是乳腺癌晚期。

  有一天,她跟林素平说,老板娘,你把我辞退了吧,我快死了,你不用发我工资了。林素平没有答应,“你活着一天,我就给你发工资。”林素平在她住院期间好几次到医院去探望,并送上大家的祝福和慰问金。这个承诺一直到今年3月叶鲜红离世才终止。

  叶鲜红的离开,让整个工疗站的病友们很伤心,林素平也觉得心里像空了一个位置。

  谁能想到,这个小小的工疗站里,每天上演着平凡而微小的欢乐与感动。

  工疗站每年都会组织春游和秋游,大家走遍了黄岩的风景区,从蓝美庄园到长潭水库,再到永宁公园,一路上留下他们银铃般的笑声。

  因为对这些大孩子来说,这也是他们最期待的。好的心情才会有好的身体。

  本来,前段时间,林素平想带大家去舟山玩,但是陈新华病了。

  新华也是个可怜的人,他本来是一个建筑工程师,有一个美满的家庭,贤惠的妻子,听话的儿子,但是一次突发的意外,他莫名地肢体麻木了,因为救治不及时,导致高位瘫痪。

  每天上班,工疗站里年纪最小的洋洋总是会去推着新华来上班,下班了再推着送他回去,同厂工作的妻子有时候看到这情况都会偷偷抹眼泪,但是看到大家的支持和鼓励,让他们一家重燃希望。

  两年多来,大家在工疗站都有变化,有的人离开了,有的也变更好了,哪怕一点点,这也是林素平最愿意看到的,起码她的努力没有白费。

  “我们是一家人,一定要相互帮助”

  有一次,林素平出差回来,刚进工厂,就听到了歌声。

  怎么有人唱歌?进去一看,原来工疗站的工友们在唱,“老板娘,我们唱歌给你听”,他们开心地说。

  原来是阿红教大家唱的,唱的最多的是《小草》和《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从此之后,车间里,一边工作,一边唱歌,这成为他们生活的欢乐。

  阿红是一位18岁的姑娘,在这个花一样的年纪,同龄人都在学校里学习,然而肢体残疾导致她无法正常行走,智力残疾的她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初中没毕业就辍学在家,由母亲照顾,但是她喜欢唱歌,经常在休息的时候唱歌,工友们听着她的歌声,在里面能听到小姑娘对生活的憧憬。

  “祝你生日快乐!”福林的生日到了,林素平和工疗站的工友们特意为他举办了一场生日派对。

  没过过生日的福林被工友们团团围住,大家笑哈哈地向他道贺。

  从事后洗出来的彩色照片上,大家看到福林流泪了。这个曾被其他人“放弃”的工人,在这一刻或许也感受到了真正的幸福。

  在工疗站内,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一面,这是一面墙,上面贴着很多照片。大家都说,笑,是最美的符号。没错,这些照片记录着他们发自肺腑的笑容,有平时工作的,出门游玩的,休息娱乐时的……

  有时候,工友过生日,大家还会秘密筹划“寿星”的生日会,最后蛋糕、彩带搞得满地狼藉,但是林素平心里却乐开了花。

  其实,在悦兴家园工疗站,这样的温情不时在上演。

  消防安全演练期间,大家一起学习如何灭火、火场逃生;为保障工友们的饮食健康,林素平特地开辟出一小块菜园子,种植绿色蔬果,每天饭后,督促大家吃药并定期请康复医生复检。

  所做的一切,皆因歌词唱的——“我们是一家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而林素平把工疗站取名为悦兴家园工疗站,也是希望每个来到工疗站的残疾人都能成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别说他们傻,他们更懂感恩”

  “其实,他们也很可爱,有时候,比正常人还懂得感恩。”林素平笑着说。短短的两年多,在付出的同时,她也收获了感动。比如每次一起吃饭,他们总是会给林素平搬凳子,拿筷子。

  有一件事,林素平记得特别清楚。去年下半年,因为订单多了,生产来不及,她就和一个管理人员说了句,星期天让管理人员和正常的工人来加个班。

  第二天,当林素平去车间时,她傻了眼。怎么工疗站的人也都来上班了。

  “老板娘,我们不傻,我们听到厂里忙,就自己说好来加班了。”这让林素平很感动,她赶紧通知厨房,中午加菜。

  有一个工友家种了桃子,有一天,他拿了一个给林素平。一开始,林素平没要,“我们都是一家人,不能只给我一个人。”他笑着说,老板娘,这个就是给你的,其他人我也都带了。

  今年,福林兄弟的破房子终于要拆了,林素平觉得很欣慰,没有白费她和乡镇多次沟通,为他们重建家园。几天后,去接他们回来时,两兄弟已经买好了猪肉,白糖,要送给林素平,这让她觉得他们都在慢慢长大。

  工人洋洋的妈妈找到了林素平,要把洋洋的工资还给她。

  洋洋是林素平破例招的。之前,她一直有个标准,要招生活困难的人。但洋洋家境不错,住在城里。看着她父母主动提出要把孩子送过来,林素平也就答应了。洋洋妈妈和林素平说“这个工资我要还给你,你给我们带得这么好,怎么还能收你的钱呢?洋洋曾经被送去的康复学校,一年要交五万多块钱呢。”

  林素平说,这个工资还是要给的,这里面有政府对他们的照顾和他们劳动应得的。你可以和我一样,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残疾人。

  作为一个企业,工厂有上百正常职工,林素平说,只有做出更多的产值,才能安置更多的残疾人,添置更多的助残设备,帮助大家庭里面的成员更快更好地康复。林素平坚持:做好的品质,才能有好的发展。另外现在工厂生产的垃圾袋被纳入政府采购项目。林素平依靠工厂的生产优势,设立了网商部,在天猫等平台销售产品,目前渐渐步入正轨。

  现在厂里职工一片和谐融洽,其他职工看到残疾职工不但会笑脸相迎,而且会帮助他们解困解难,还主动给残疾人职工付早餐、零食钱,整个企业相互关爱的氛围日益浓厚。

  其实,林素平有时候在想,工疗站内,在这个大家庭里,大家都没有受到歧视,但是出了这个家呢,这里不是唯一给他们的天堂,他们也要长大,也想出去感受这个社会,她真心希望大家多关注这个弱势群体,让他们在进入社会的时候,也能受到公平的对待和尊重。

  林素平觉得《爱的奉献》唱得很好:只要人人献出一点爱,世界将会是美好的人间。

来源:钱江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