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黄岩党史 > 红色典藏

30年,与黄岩化工携手共进


“我从事化工研究半辈子,先后担任黄岩合成化工厂、浙江金鹏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和格兰特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高级技术顾问。”近日,记者走进离休干部朱锦勲的家,听他讲述他与黄岩化工行业的不解之缘。

1974年的一天,有个年轻人敲开台州农校化学老师朱锦勲办公室的门,也让他从此结缘黄岩化工。这位年轻人正是当时的黄岩合成化工厂厂长。“厂长见到我,就从袋子里拿出一瓶试剂店买的三氟化硼样品,问我有没有办法生产。”朱锦勲感到非常意外,在不知道试剂的标准、成分、原料的情况下就想生产,真是异想天开。经过一番了解后,朱锦勲得知,三氟化硼是化工企业的常用试剂之一,然而这种试剂在市面上供不应求,唯独上海的化工试剂商店有售。“如果能研究并生产出来,利润可想而知。”朱锦勲暗暗佩服眼前这个年轻人敏锐的市场洞察力。

时至今日,已经过了数十载,朱锦勲对这一天的印象仍然非常深刻,他津津有味地回忆当时的点点滴滴,有细节、有情节、有故事,就连两人的对话都记得非常清楚。朱锦勲说:“那天,厂长满怀自信地对我说‘东西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人家能生产出来,我们为什么不能生产出来’时,眼睛里的光芒,非常坚定。”于是,朱锦勲下定决心要帮助他。

在正常的教学之余,朱锦勲将大部分精力放在了这件事情上,查阅农校图书馆所有相关的书籍,其中碰到有不少外文书籍,他就逐字逐句翻译出来。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查资料、找数据、设计方案、反复实验,最后在朱锦勲的帮助下,合成化工厂成功生产出了三氟化硼。

然而,握有三氟化硼生产能力的合成化工厂,是否能顺风顺水地发展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在当时的黄岩,并没有很适合化工行业发展的土壤,所有的化工厂都在简陋的条件下艰难地成长。朱锦勲回忆道:“当时的合成化工厂,就在黄岩城郊的九峰畜牧站旁边,所用的设备都非常简陋,压根没有先进的技术,更谈不上必要的防护措施。”

在朱锦勲的抽屉里,珍藏着三张标签,代表着合成化工厂发展的三个阶段。朱锦勲轻轻抚摸着取出的标签,并细致地平铺在桌面上,他说:“最开始工厂生产出的试剂全部卖给上海化学试剂采购供应经销站,但是试剂瓶上只能贴经销站的标签,这是第一张标签。你来看,第二张标签上面有什么不同?”记者观察到第二张标签上面出现了黄岩合成化工厂的厂名。朱锦勲解释道:“工厂发展得好,名气越来越大,有些客户直接跳过试剂商店找到我们,再加上我们再三要求,我们的厂名终于出现标签上。到后来,化工厂积累了足够的客源,就有了单独的一张工厂标签。”“三张标签”见证了黄岩合成化工厂的发展过程,也从侧面反映出黄岩化工行业从低端到高端,从代加工到自主研发的发展历程。

“上世纪90年代初,许多大企业直接找上门,例如上海石化、上海溶剂厂,上海化工厂等企业。”朱锦勲印象最深刻的是合成化工厂的鼎盛时期。“此时也恰恰是黄岩化工行业的黄金时代,小而精的黄岩化工形成了系列化、多品种、多规格的化工市场,在国内享誉盛名。”朱锦勲介绍。黄岩化工缔造了一个“精细化工王国”,在中国化工史上写下壮丽的一笔。

“遗憾的是黄岩合成化工厂没能走到现在。”朱锦勲说,2003年,工厂因改制不成功而结束经营。从1974年到2003年,从发展、辉煌再到没落,朱锦勲与黄岩合成化工厂风雨同舟30年,也见证了黄岩化工行业发展之路。“随着时代的发展,黄岩化工行业暴露出不少弊端,因环保、改制、竞争等原因,不少化工企业退出舞台。但仍有不少企业在时代更迭的浪潮中,不断创新,适应发展趋势,逐渐成为黄岩化工行业龙头支柱企业,例如永宁药业、联化科技等企业都是同时期发展起来的。而今后,黄岩化工行业必将越来越好。”朱锦勲说。

台州市黄岩区传媒集团(台州市黄岩区广播电视台)主办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18018568号-1
黄岩区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