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黄岩党史 > 党史专题

中共台属特委在黄岩的革命活动

一、中共台属特委机关的设立

为进一步加强浙江全省的统一领导,1938年5月,根据中共中央东南分局指示,中共闽浙边临时省委和中共浙江省工作委员会撤销,成立中共浙江省临时省委。临时省委决定在全省范围内设立浙南、台属等5个特委,并派组织部长谢文清来台州接收台州临工委工作。同月,中共台属临时特委成立,宿士平为书记,陈阜为组织部长,张忍之为宣传部长。10月,临时特委转为正式特委,中共浙江省委委员刘清扬任特委书记,在台州扩大党的组织,领导台州民众把抗日救亡活动推向高潮。

中共台属特委成立后,特委机关流动性较大。1938年5月,在黄岩城内后巷林尧家举行了第一次会议。此后,林尧家成为台属特委长期使用的秘密机关。

与此同时,中共台属特委还在新民乡上陶村林泗斋的妹夫家里设立机关,至1939年春,林泗斋被国民党顽固派暗中监视才停止使用。1941年1月皖南事变后,形势恶化,台属特委分别在乐清朴头和黄岩西部山区桐树坑设立机关,特委领导人刘清扬、王槐秋长期隐蔽在桐树坑,至1942年11月他们撤退到浙东四明山为止。

1939年冬,特委在黄岩与温岭交界的院桥铺上党支部书记金洪中家里设立交通站,台属特委许多领导人经过这里住宿。1940年7月,叛变投敌的陈方汀逼迫金洪中叛变,逮捕了经过此处的特委交通员吴麟法。1942年夏,刘清扬派鲁冰②在黄岩城内孟家巷租房设立联络站,过了三四个月撤去。后又由孙小玉担任刘清扬的交通员。

(一) 中共台属特委三任书记

宿士平(1909-1989),又名宿文浩、张国威、张志成,江苏无锡人。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温州市委书记,台属临时特委书记。1939年3月,奉调去金华,任中共浙赣铁路工委书记、金衢特委常委。1940年6月被捕,在上饶集中营关押期间,任暴动支部书记,于1942年5月率难友暴动成功,辗转到苏南解放区。曾任西南服务团云南支队第六大队副政委等职。解放后,先后任云南省武定行署专员,云南革大教育长,云南省委党校副校长等职。





刘清扬(1906-1959),曾化名李明杨、王一德等,福建福鼎人。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6年起历任中共福鼎县委书记,中共浙西南特委委员,台属特委书记,中共浙江省委委员,台属总特派员,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四明总队政委,四明地委书记,中共四明地区特派员,中共浙东工委书记。1947年10月去上海,因叛徒出卖被捕。1949年元宵节,在杭州政治犯接待所脱逃,回革命队伍,但没有恢复党籍。解放后,历任浙江省干部学校校部副主任,《浙江日报》社编委,华东区黄麻办事处副主任等职。





郑丹甫(1910-1983),福建福鼎人。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瑞(安)平(阳)泰(顺)中心县委书记,浙南特委常委,台属特委书记,浙江省委委员,浙南游击纵队副司令员等职。建国后,历任温州地委副书记,浙江省委农村工作部副部长,福建省农民协会组织部部长,省农业厅水产局局长,省农业厅副厅长,福安地委副书记兼专员,福安地委书记,省林业厅厅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第四、五届省政协副主席等职。




(二)中共台属特委其他领导人


陈阜(1910-1997),原名圣阜,又名铁汉,平阳人。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中共台属特委组织部长兼军委书记,延安行政学院党总支书记兼院务处长,中共冀热辽分局社会部情报站站长。曾参加辽沈、平津战役。解放后,历任天津军委会军法处长,公安部镇反组、三反检查组组长,天津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天津市一、二、三、四、五、六、八、九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等职。





张贵卿(1908-1942),河北顺义县人。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先后在团河北省委和上海做交通工作。193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1月被捕入狱,在狱中坚持斗争。抗战爆发后经党营救出狱,曾任中共台属特委组织部长,衢属特委书记。1942年因叛徒出卖被捕,5月18日在永康方岩就义。




郑嘉治(1916-1973),乐清人。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永嘉县委青年部长,台属特委组织部长,台属北片特派员,浙东区党委组织科长等职。





张忍之(1908-2002),瑞安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曾任中共台属特委宣传部长。1939年1月赴延安,曾任中共米脂县委组织部长,辉南中心县委书记等职。解放后,历任浙江省建工厅副厅长,省基建委副主任,省政协副主席等职。






林尧(1912-1987),曾用名林保康、杨文通、贺明、伯赓,黄岩城关人。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以海门东山中学校长的身份从事党的工作,任中共黄(岩)海(门)工委委员,海门特支书记。1938年5月任中共临海县工委书记。7月调任台属特委候补委员、青年部长。1939年2月任台属特委委员、宣传部长。1941年11月任台属总特派员秘书。1942年7月在三门被捕,坚持狱中斗争。1943年经党组织营救出狱,去浙东敌后抗日根据地,历任浙东纵队军政干校政教主任,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政治部宣传科长,先遣队干部队支部书记等职。解放后,历任浙江省委党校党委副书记、代理书记,浙江医学院副院长、党委书记,浙江师范学院副院长,浙江教育学院顾问等职。






二、营救刘清扬

1940年5月,台属特委书记刘清扬、特委常委林尧一同在黄岩城关被国民党黄岩县警察局拘禁。

刘清扬、林尧被抓后,当时国民党方面并不知道刘、林两人的真实身份。在国民党警察看守下,刘清扬、林尧相互间不能交谈,只好互相用手指在对方的脚底下划字。通过如此“交谈”,最后统一了口径:两人互不认识,只因避雨时偶然碰到一起。第二天审问时,两人都装作互不认识,当问及对方,只说“不知道”。国民党当局在林尧身上找不到证据,只好让其亲友保释出去。而刘清扬身上带有共产党的文件,国民党当局就将他列为要犯,严加看管,并要送省政府审问。

刘、林被捕的第二天,中共台属特委、黄岩县委在得知消息后,立即投入紧张的营救工作。当时要保释刘清扬或帮其越狱都难以实现。特委领导人商量后决定,待刘清扬被押往省政府(当时驻永康方岩)时,组织武装在途经临海、天台两县边界山区时将其救回。

6月下旬的一天,中共黄岩县委书记丁学渊从国民党黄岩县警察局内线得知消息:刘清扬即日将由水路解往临海。丁学渊即派党员张志柏在码头察看实情。当证实刘清扬已被押上轮船后,黄岩县委马上派人用事先约好的暗语打电话告知在浙江省高等法院四分院(设在临海)工作的共产党员刘熙春:“货物从黄岩到临海那班轮船带去,请你到码头去接。”中共临海县委得知刘清扬已被押往临海的消息后,县委书记杨炎宾亲自部署:由县委委员郑伯永扮成牛贩子负责跟踪;由大石区武装委员梁老四组织人员营救。天台县根据特委统一部署,也派出武装人员参与营救。

刘清扬由黄岩押至临海后,住了一宿。第二天,两个警察押着刘清扬由临海前往天台,郑伯永装扮成牛贩子一直紧跟在后。当刘清扬被押至临海天台两县边界的山区时,伪装插秧农民守候在路边的梁老五等5名党员立即行动,顺利地将刘清扬救回。

三、桐树坑党支部的革命斗争

由黄岩县城向西南行50里许,在靠近乐清边界,海拔三四百米的高山上,有个群峰环抱、居住着40来户人家的村庄——桐树坑村。该村自从1938年建立党支部以来,顶逆风,战恶浪,经受多次严峻考验,党的活动从未中断,被喻为“高山上的坚强堡垒”。

抗日战争爆发后,黄岩工委书记林泗斋几次前往桐树坑,向贫苦农民宣传共产主义和抗日道理,播下了革命火种。1938年5月,林泗斋、牟维源发展了桐树坑农民积极分子辛道田、辛家连、辛道和、辛家秋、辛家魁5人入党,在秀南乡建立第一个党支部,辛道田任书记。此后,党支部继续发展党员,并把组织扩大到潘家垟、庄前等村。


桐树坑党支部建立后,以党员为骨干,组织农民协会,由辛家连任主任,领导全村群众开展政治、经济斗争。当时桐树坑附近的阴山,有山地50余亩,本来是辛氏家族的公产,但被象岙地主辛荣岳、辛子明、辛国藩等人霸占,种地的农民每年必须向他们交蕃莳干200担。1939年9月,辛道田在大夫殿参加了党召开的二五减租会议,受到启发,回村后立即召开农会会员和群众大会,向大


家宣传:山地本是辛姓劳动人民开垦,应当谁种谁收,地主没有权利坐享其成,



桐树坑全景

剥削农民,大家要团结起来,抗缴地租。广大群众纷纷响应。从此,地主再也没有从这些山地收到一斤地租。

1941年上半年,台属各县党组织相继遭到破坏。中共台属特委书记刘清扬、括雁工委副书记王槐秋等领导人,转移到桐树坑隐蔽工作,并在该村召开特委会议。他们开始住在辛家魁、辛荣柳、朱宗保等人家里,后来党支部考虑到他们的安全,在村东南三条坑的山上搭了4处茅棚,供情况紧急时临时隐蔽居住之用。

国民党政府在国统区大肆抓壮丁,与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制造磨擦。桐树坑党支部组织了以党员为骨干的“抗丁队”,一旦发现国民党政府来抓壮丁,立即通知青年上山躲避;倘若有人被抓,设法把人抢回。国民党政府到桐树坑几次抓丁,屡屡扑空,不能得逞。1941年10月,由寮前、桐树坑和黄公山三村共同组成一保的保长辛家森,见抓丁不成,便与秀南乡乡长柯子敬密谋策划,妄图破坏共产党组织。寮前和桐树坑支部得知这一消息,报请上级党组织批准,派党员辛嗣良、辛荣柳、鲍左傲闯进辛家森家,将其击毙。接着,三村重选保长。党组织利用这一时机,通过工作,让黄公山中间分子辛道渠当选保长,桐树坑党员辛可尚当选副保长,寮前党员辛士荣为保队副,为了解敌人动向,掩护共产党活动创造了有利条件。

中共台属特委在桐树坑隐蔽工作,辛道田等就担负起党的地下交通任务,为特委与各地保持联络做出了贡献。1942年7月,华中局决定将台属地区党组织划归浙东区党委领导。11月,浙东区党委决定将台属地区的主要干部和已暴露的党员撤到浙东根据地。刘清扬撤离桐树坑时,辛道田被委任为交通站长。他多次冒着严寒酷暑,不顾敌人盘查危险,奔波于四明山、桐树坑和乐清朴头、大荆等地。新四军浙东纵队建立后,需要大量青年参军扩充队伍,他曾数次护送各县同志,奔赴浙东参军抗日。桐树坑党支部亦于1943年2月由交通员孙小玉护送党员马仙梅、辛可交、董定孝和青年陈炳豪、辛家齐等参加浙东游击纵队。

桐树坑党支部开展的革命活动,使国民党顽固派大为恼火,尤其对辛道田更是恨之入骨。1943年3月,黄岩县政府与叛徒项加兴密谋,由特务秘书辛敏达以买拷皮为名,派人将辛道田骗到象岙他家逮捕。在敌人的威逼、利诱面前,



辛道田坚不吐露共产党的情报。敌人便把他押到秀南乡公所,以刑讯逼供,辛道田始终坚贞不屈,守口如瓶。在这个有着钢铁般意志的共产党员面前,敌人无计可施,只得把他关进监狱。辛道田乘夜黑扒墙越狱逃出。回到村                    



辛道田家


里,辛道田继续坚持斗争。1944年6月,浙江省政府下令,务必把辛道田缉拿归案。黄岩县长周俊甫和辛敏达、秀南乡长柯子敬经过策划,派县国民兵团自卫大队班长蒋潮满与秀南乡队士李秀柳乘辛道田不备时下手。在当地妇女蒋夏香等人的帮助下,辛道田再次脱离了敌人的魔爪。在恶劣的形势下,辛道田等无法再在家乡开展工作,他先将党员辛家魁、辛家秋和积极分子陈阿花、蒋夏香、朱宗保介绍到浙东游击纵队,8月间,他也撤往浙东根据地,参加了新四军。

桐树坑身份已暴露的党员大部撤往浙东以后,国民党顽固派仍念念不忘踏平这个红色堡垒。9、10月间,县长周俊甫带领军警100余人进山“清剿”桐树坑。桐树坑党支部得到消息,随即动员全村青壮男女上山隐蔽,结果国民党顽固派又扑了个空。

1945年4月,由共产党领导的永乐人民抗日自卫游击总队第一中队,奉命来到桐树坑一带活动,并派地区工作人员陈清波、叶小东等在党员、群众中开展工作。11月,桐树坑党支部正式隶属浙南党组织领导。


台州市黄岩区传媒集团(台州市黄岩区广播电视台)主办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18018568号-1
黄岩区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