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黄岩党史 > 党史专题

抗战时期中共黄岩党组织的革命斗争

中共黄岩县委的重新建立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悍然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发动了灭亡全中国的侵华战争。随后华北腹地和上海等地战火四起,中华民族面临严重危险。国难当头,在卢沟桥事变发生的第二天,即7月8日,中共中央发出《中国共产党为日军进攻卢沟桥通电》,号召全国人民、军队和政府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实行全民抗战,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9月22日,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发表了《中国共产党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23日,蒋介石发表了事实上承认中国共产党合法地位的讲话。这样,以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

根据国共两党的协议,原先被国民党作为“政治犯”投入监狱的共产党员相继获释,当地隐蔽起来的老党员也重新接上组织关系开始活动,为黄岩党组织的恢复和发展奠定了基础。

11月,中共浙江省临时工作委员会宣传部长张崇文来台州负责党组织的重建工作。张崇文到台州后积极活动,对黄岩县过去一些党团员林泗斋等进行考察,恢复组织关系,并发展新党员。12月,张崇文在临海城内家里召开有临海、天台、黄岩、温岭四县代表参加的会议,会上决定成立中共台州临时工作委员会和各县工委,同时成立海门特别支部。黄岩工委由林泗斋、林尧、周思远三人组成,林泗斋担任书记,并任台州临工委委员。林尧任海门特别支部书记。

1938年元旦前后,林泗斋出席了在温州召开的温(州)、台(州)地区救亡团体联席会议。会后,他来到九柏园头“闽浙边抗日游击总队驻温州办事处”,会见了负责人吴毓。

2月,闽浙边临时省委派吴毓来黄岩了解党组织情况。鉴于黄岩党组织已发展到当时属临海县的海门区,吴毓在黄岩城内林尧家里召集黄岩工委成员开会,将黄岩工委改称黄(岩)海(门)工委,委员为林泗斋、林尧、周思远。并决定成立海门特支,林尧仍兼任特支书记。于是,黄海工委同时受闽浙边临时省委和浙江省工委的双重领导。

到3、4月间,闽浙边临时省委派组织部长谢文清和陈阜、张忍之来台州接收张崇文发展的党组织。5月,中共中央决定在闽浙边临时省委的基础上成立中共浙江临时省委,统一领导全省工作。省委决定在各地区成立特委。同月,中共台属临时特委和黄岩县委相继成立。黄岩县委书记林泗斋,组织部长牟维源,宣传部长金元良,青年部长陈方汀,统战部长周思远。台属临时特委机关设在黄岩城内林尧家,县委机关设在茅畲小学。

中共黄岩县党员代表会议的召开

1939年4月,根据中共台属特委的指示,黄岩县委在新桥蒋僧桥的一条小船上通宵召开全县党员代表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林泗斋、牟维源、金元良、郏国森、顾哲民、周思远、郑仙球、林珂(女)、柯婉芬(女)、陈方清、李显华、陈伦、黄匡宗等20人左右,林泗斋主持了会议。

会议首先传达了1938年9月召开的中共中央六届六中全会关于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在统一战线中坚持独立自主的政治路线的精神,然后总结了黄岩党组织一年来的工作,指出黄岩党组织在和平的环境中建立和发展壮大,造成斗争性不强。会议确定今后要通过开展抗日救亡工作,与国民党内的顽固派作坚决的斗争。

会议最后根据上级党组织的要求,选举林泗斋、牟维源为黄岩出席台属地区党代会的代表。

基层党组织的发展

中共黄岩工委成立后,重点开展组织建设,先在茅畲、城区、海门三地发展党组织,以后逐渐向全县各地发展。至1940年上半年,在两年多时间里,建立起海门特支和头陀、横街、桐屿、乌岩、城区、院桥、路桥7个区委。1939年5月,曾调整改建路桥、金清、城区3个中心支部。全县共有支部65个,党员520多人,党的组织遍布黄岩城乡。



茅畲小学儿童参观团在黄岩城内假山留影

茅畲小学在党组织领导下开展抗日救亡运动

从1934年下半年起,林泗斋担任茅畲小学的校长,在校内成立了学生救国会,进行抗日救国宣


传。1938年初,位于平阳山门由闽浙边抗日游击总队创办的闽浙边救亡干校招收学员,林泗斋动员茅畲小学师生陈方汀、林珂等4人和林尧动员的东山中学教师李传鉴、学生李传炼、陈振亚、叶叔潮4人一起去闽浙边抗日救亡干校学习。3月,陈方汀和林珂学习结业并在学校入了党后回到茅畲小学,与校内发展的党员教师一起,成立了茅小支部。支部向校外发展,通过举办民众夜校、妇女识字班等形式,深入群众,在茅畲街、浦洋、上横等地发展了大批男女党员。

茅小支部成立后,积极领导全校师生组织抗日宣传队、歌咏队,利用休假日,四出进行抗日救国宣传。课余,师生们到街头和路边凉亭张贴墙报,刊出抗战消息、小评论、漫画,以通俗浅显的文字,向群众宣传抗日救亡道理,深受群众欢迎。


开辟抗日武装基地

杭嘉湖及宁绍地区相继沦陷后,台州形势十分危急。1938年7月20日,中共台属特委给各级党组织发出一封指示信,指出:台属地区随时随地都有被日寇袭击侵占的可能,成为抗战相持阶段的最前线。因此,特委号召各级党组织紧急动员起来,以布尔什维克的顽强性和战斗性保卫台州。指示信将党的武装工作摆到十分重要的位置,要求“各级党应该尽一切可能,选择适当地区,建立起武装工作来,作为将来游击日寇的根据地”;要求各县“广泛地深入到每个角落里去,特别是山岭地带,可以作为游击支点的地区,如黄岩临海的西乡等,党必须利用已有的一切关系,向这方向发展”。

遵照特委的指示,黄岩工委书记林泗斋将在西乡山区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的任务交给了郏国森。西乡与乐清、永嘉、仙居等县接壤,周围几百里都是偏僻山区,红十三军曾在此活动,群众基础较好。郏国森通过解若冰与乐清福溪的开明人士、原北伐军连长叶季荪取得联系,准备利用叶的关系,争取西乡的群众,建立一支抗日武装。

1938年初,郏国森与解若冰等3人到福溪,在当地办起农民夜校,帮助农民学习文化,向他们宣传抗日救国道理,并对青年农民进行军事训练。同时,与活动在永乐黄三县边境的陈继岳等5股群众武装时常接触,晓之以理,动员他们参加抗日,不要侵犯群众利益,为今后创建武装队伍打下了群众基础。

7月,中共台属特委军委书记陈阜、军委委员丁学精一同进山,和叶季荪等人具体研究后,决定将这些群众武装联合起来,整编为黄乐边抗日游击队,号称有500条枪。队伍整编后,先后由郏国森、丁学精负责,下辖3个大队,分别由赵楚、陈继岳、李云负责。特委还派军委工作人员鲁林杰、周象元进山协助工作,将队伍集中起来,接受政治、军事、文化等方面的教育,待机开赴抗日前线。

黄乐边抗日游击队的成立,曾得到比较开明的国民党台州专员邢震南的支持。他答应给游击队补充武器,解决给养,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兑现。于是,队伍的经费问题突出出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黄乐边抗日游击队决定在福溪的谷湾开设盐店,收购私盐转卖,并设卡保护私盐贩运,从中收取过境税,从而解决了部分经费来源。国民党当局便以“妨碍战时经济”为由,下令黄岩等县的缉私队、自卫队上山“进剿”。中共台属特委书记宿士平通过国民党黄岩县政府教育科长郭人全的关系,说服黄岩县长张宝琛,取消了“进剿”计划。但国民党浙江省当局仍视这支武装为“非法武装”,1939年9月,国民党黄岩、乐清两县地方武装与国民党正规军第107师一个团联合“围剿”,黄乐边抗日游击队寡不敌众,被迫解散。

为抗日根据地输送干部

抗战爆发后,中共中央确定党的主要工作放在敌战区和敌后,放手发动群众开展游击战争,建立和扩大抗日根据地,因此需要大量的干部。黄岩党组织分期分批输送党员和革命青年进入抗日根据地。他们当中,许多人锻炼成为党和军队的领导干部,有的还牺牲在抗战前线,为革命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

1938年夏,党组织发动海门东山中学教师陈叔亮和革命青年贺鸣声、陶普汉、韩发逵、黄元松、牟菊明等去陕北。1939年前后,先后有城区於其彪、褚大鹏,海门陈野耘、罗天冶、陈恭、王福林、胡子邦、沙序凯、邱咏棠,茅畲牟宝生、牟采云、牟同法、牟同友、牟仲娥、牟桂芳及陈庭槐、林竞华等人到皖南参加新四军。此后,又陆续有罗汉、牟雪廉、蔡香去苏北参加新四军。皖南事变后,分批去浙东四明山抗日根据地的有:茅畲牟维源、牟富生、章益坚、牟寿松,桐树坑马仙梅、辛可高、辛加齐、陈炳豪、辛士良、辛可尚、董定孝,上下葛吴老九、卢思云等人。1944年7、8月间,桐树坑辛加魁、辛加秋、蒋夏香、陈阿花和辛道田也撤往四明山。

对党员的教育和培训

抗战开始后黄岩党组织的恢复和迅速发展,带来了入党不严格,组织不严密,作风暴露等问题。后来上级党组织为加强党的建设,提出质量重于数量的要求,要求重视党员和干部的学习。黄岩县委除督促各级党组织召开支部会,普遍进行形势教育,党的纪律教育,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之外,还办了几次专门的短期训练班。1939年6月,在桐屿办了妇女工作训练班,由台属特委宣传部长林尧、妇委王琳芳讲课,参加学习的有柯婉芬、冯莲青、周松友、李国清、黄志青、周秀琴等人。1940年夏,在城区举办了交通员学习班,参加学习的有吴麟法、胡胜民等。随后,在桐树坑办了支部书记训练班。党内教育培训为纯洁党的队伍,提高党员的政治水平,增强党的战斗力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台州市黄岩区传媒集团(台州市黄岩区广播电视台)主办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18018568号-1
黄岩区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