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黄岩党史 > 党史专题

西乡农民打盐廒暴动

黄岩西部山区旧称西乡,“盐廒”是当时官商垄断食盐,牟取暴利的机构。1929年4月,中共黄岩县委组织领导了一次大规模的武装暴动——西乡农民打盐廒暴动。

西部山区道路崎岖,土地贫瘠,再加上国民党的横征暴敛和地方豪绅的盘剥压榨,广大农民生活非常贫困。世道的不平和艰苦的环境,养成了西乡农民勤劳勇敢,不畏强暴的坚强性格。这里远离县城,交通不便,地形隐蔽,成为共产党开展革命活动的理想地区。


1928年初,原中共临海特支书记、浙江省第六中学校长戴邦定因被国民党“急令缉拿”,暂避回家乡黄岩宁溪半岭堂村,与黄岩党组织取得联系,在当地进行革命活动。期间接触了半岭堂村校教师、原六中学生戴元谱,并向他灌输革命道理。戴元谱长期与贫苦农民朝夕相处,深知乡间百姓遭受的种种苦难,所以很快接受了革命的道理,不久便加入共产党。此后,他们在半岭堂办起农民夜校,向农民灌输革命道理,并从中吸收党员。这一年,戴邦定他们在半岭堂建立了西




打盐廒暴动攻打县城战斗旧址——五洞桥

乡第一个党支部,有党团员13人。6月,戴邦定离开黄岩去上海后,西乡党组

织由戴元谱负责,他又先后在北山、庙下堂、葡萄坑、田岙等地发展了一批党员,建立了4个支部。此后,共产党员杨云震等在乌岩街发展党组织,成立了乌岩街党支部。西乡山区党的队伍不断发展壮大。

1928年11月,中共浙南特委派曹珍任黄岩县委书记。根据西乡党组织的发展情况,县委于1929年1月派县委委员叶勉秀到西乡指导成立中共乌岩区委,杨云震担任区委书记,戴元谱为区委委员。这样西乡党组织的领导力量也加强了。

1929年春,黄岩因上年春旱秋涝,又继以虫灾,以致早稻不登,晚稻无收,民不聊生。城里的官僚地主和资本家勾结反动政府开办官商“盐廒”,并贴出布告,“禁卖私盐”,强令群众改吃“官盐”,垄断了食盐买卖。盐廒以低价进、高价出的手段,使食盐价格一下子上涨6倍。其他百物也随盐价而飞涨,天灾加上人祸,广大贫苦百姓,特别是“柴爿当棉袄,竹篾当灯照,野菜吃到老”的西乡农民,苦不堪言,他们胸中燃烧起愤怒的烈焰。

在黄岩城乡民怨沸腾的情况下,中共黄岩县委书记曹珍认为这是组织农民武装暴动的有利时机。于是,县委决定:派乌岩区委委员戴元谱到西乡发动群众,并尽快组织一支农民队伍;派县委委员李道明在东南乡组织群众,配合西乡农民行动。行动以“打盐廒”为口号,目的是要迫使反动当局收回布告,取缔盐廒;并进而进攻县城,捣毁反动政府。

按照县委决定,戴元谱首先在家乡半岭堂把党团员发动起来,然后又由党团员分头发动群众。4月初,李道明来到半岭堂村,在戴元谱家召开了有部分县委委员和当地党员参加的打盐廒筹备会议。会议决定:东南乡负责筹集200支枪,进攻县城东门和小南门;西乡筹集100支枪,进攻西门和大南门,群众参加人数不限,于4月18日夜,两路同时夹攻县城。

当时,在黄岩、永嘉边界,活跃着一支农民武装。为了加强武装力量,会后戴元谱由当地党员翁维英牵线,到永嘉县石陈村与当地农民武装首领潘希堂(又名潘小麻子)会晤,争取他参加打盐廒斗争。4月12日,戴元谱在苍基寺召开这次行动的西乡骨干分子会议,潘希堂亦带领20余人到会。戴元谱对这次暴动作了动员、布置,要求加紧做好准备。为便于指挥,成立总指挥部,戴元谱为总指挥,翁维英为副总指挥。参加行动的群众按地域编成三个大队,并分别决定了指挥人选。这时,暴动在西乡已基本准备就绪,只待一声令下,即可起事。

正当西乡山民磨刀擦枪,在做临战前的最后准备时,东南乡却因上年减租斗争受挫,党员斗志消沉,组织涣散,尤其重要的是没有掌握武装力量,原计划争取冯虞廷的土匪武装没有成功,一时没有充分的准备。4月14日那天,负责东南乡起事的李道明派人通知戴元谱,说东乡一时准备不好,建议推迟攻城时间。而永嘉潘希堂又误听传闻,以为黄岩这边已经开始行动,便提前集合所部30余人从石陈下山,路过决要等地又带了百余农民,于这天上午到达半岭堂。另外据侦察得知,国民党驻宁溪的缉私队(盐警)听说百姓要打盐廒,已逃往城里。事情万分火急。在此复杂情况下,戴元谱意识到计划已经暴露,拖延会更加不利,便当机立断,决定提前行动。



当天下午,随着阵阵锣声,暴动群众有的挎着火药枪,有的扛着长矛大刀,还有的拿着棍棒扁担,纷纷聚集到半岭堂村。浩浩荡荡的队伍,在高呼“打倒盐廒”的口号声中向县城进发。沿途群众欢欣鼓舞,赠食献茶;更有许多青壮男子,义愤填膺,拿起棍棒刀枪,自动涌入暴动行列。队伍到宁溪时已达千余人。第二天队伍从宁溪出发,四方群众又大量参加暴动行列,还未到县城,队伍人数已达3000多人。国民党黄岩县政府十分紧张,城门四闭,全城戒严。县长孙崇夏一面急电请求驻海门的省防军第五团派兵守城,一面择定县商会的陈少白作为和暴动队伍“谈判”的人选,意在拖延时间,以便遣调援兵。


16日上午,戴元谱率领数千人的暴动队伍,

西乡农民打盐廒暴动指挥部所在地——苍基寺     来到距县城不远的石柜岙山脚。这时,陈少白急急忙忙赶来,他声称自己是政府代表,提出群众不进城,发给川资伙食费,政府立碑永远取消盐廒等条件。戴元谱识破这是敌人的缓兵之计,于是命令队伍继续前进。

按照预定计划,暴动从西门、大南门两路攻城,以在西门外点火为总攻信号。中午时分,西路先头队伍已到县城西门的五洞桥前,南路潘希堂率领的队伍也抵达大南门。而此时国民党省防军第五团从海门派来的一个营的援兵也已赶到,在城内严密设防,战斗一触即发。

正当队伍加紧做攻城准备时,西门外一间民房不慎失火,烈焰冲天。南路一见火起,以为是攻城信号,即向南门守敌发起攻击,顿时枪声大作。戴元谱见南门战斗已打响,情况紧急,只好率领队伍提前攻城。暴动的农民们呐喊着冲过五洞桥,向西城门猛攻。但由于敌人早有准备,城门坚固,加上守敌武器精良,火力凶猛,暴动队伍无法靠近。南门守敌也居高临下拼命用火力封锁住大道,潘希堂和农民们虽然勇猛顽强,但未能冲入城门。结果,在敌人疯狂射击下,10余名群众当场倒在血泊中。面对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为避免更大伤亡,在县委指示下,暴动队伍撤出了战斗。但敌人仍不罢休,第二天即派兵清洗半岭堂村,捣破农民家具,拆毁戴元谱家房子,四下搜捕共产党员。此后,国民党浙江省政府还悬赏缉拿戴元谱,他不得不四下隐蔽。

轰轰烈烈的打盐廒暴动虽然失败了,但这次暴动是黄岩党组织成立后第一次大规模的公开的武装斗争,在黄岩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它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黄岩县政府,迫使他们解散了“盐廒”,取消了“官盐”,充分显示了黄岩人民的巨大力量和不屈服于反动统治的坚强意志;同时,锻炼和教育了广大的党员和群众,从中取得了一定的经验和教训。


台州市黄岩区传媒集团(台州市黄岩区广播电视台)主办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18018568号-1
黄岩区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