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黄岩党史 > 红色故事

发动群众支援括苍游击队

随着括苍支队不断壮大,需要大量的军需给养。

在党的领导下,各地农会开展送军粮运动。军粮主要有两种来源:一是按农民每亩10斤,富农15斤,中小地主20斤的标准,以各户自报,农会评定的方法,主动向边区上交公粮。二是各地农会和自卫队协助边区,向地主征募粮款。

向地主征募粮款主要有两种方式。一是向中小地主募捐。这种方法,一般是先发函与地主协商数目,然后给予有括苍支队支队长周丕振盖章的借粮(款)收据。1948年5月7日,括苍支队向宁溪街王文彬、陈益和等20户地主和商人,发出征粮通知:“敝队自建立以来,荷蒙各界援助,殊深铭感。兹因经济拮据,开支浩大,故决定发动募捐,以为补助。特请捐助食米叁千市斤,并希于半月内送到,是为至荷。此致先生台鉴周丕振(章)。”最后署上日期。慑于游击队的威力,地主和商人大多如数送到。1948年10月,后呈支部、农会和自卫队,在地下工作人员章才水领导下,从本村和附近16户地主家中,共征借稻谷3万斤、纸币8亿(旧币,下同)元。这批稻谷先统一贮藏,后由支书丁从初等发动后呈、蒋店、山前、白沙园等村的农会会员100余人,组成运粮队,运到乐清福溪御营村,交给游击队。其他农会也大多向地主征借过粮食,仅鸟山一村,就曾向三个村的3户地主征得稻谷1500斤和纸币一担,全部由农会会员送到游击队手中。

二是向恶霸地主征收。早在1947年11月间,游击队就采取这种方式。一次,括苍支队第一中队中队长仇雪清带领部分战士和上下吉自卫队游击小组,到双秀乡县参议员柯丽荪家征收,开始柯不同意,被游击队击中手臂后,送来步枪5支,纸币一担约5亿元。1948年9月,北洋大地主潘若虚,对边区派征的粮款拒绝缴纳。仇雪清带领战士和官田、箬岗、鸟山自卫队员20余人,到潘家上门征缴,潘若虚迫于压力,只好将部分金器、纸币送给游击队,后由浦洋自卫队员牟永良送到边区。1949年1月,鉴于院桥乡乡长、大地主周又明抗缴征款,永乐黄边区委常委蔡康春派山卡自卫队员杨三妹配合第一中队分队长仇心光等9人到院桥街抓周,惊动国民党院桥军警。在战斗中,第一中队班长谷英牺牲,陈俊受伤被捕。战士杨明罗、柯小乖和杨三妹在撤退路上,顺便将唐家桥地主夏彩顺抓到山卡,令其交出两支驳壳枪及部分现金。黄岩城西万孝乡石柜岙村大地主吴宏桂,绰号“牤坑苍蝇”,此人爱钱如命,多次抗缴征款,括苍中心县委决定捉他上山,打击平原地区的反共势力。1949年1月下旬,蔡康春带领牟寿松等地下工作人员到江田村和党支部研究捉吴宏桂的具体措施。1月25日,蔡康春获悉吴宏桂回家收账,便派江田党员章裕言、章宗哲等四人化装到石柜岙监视,吴宏桂发现后马上逃跑,被地下工作人员抓住。吴宏桂拒不交钱,被蔡康春等镇压。

农会还发动群众和进步商人帮助括苍支队采购紧缺物资。宁童乡前王村肩贩杨绍禹(党员)、院桥街商贩王守炬等,以自己的职业为掩护,经常采购大批布匹、棉絮、药品、颜料、食盐等急需物资,送到永乐黄边界山区交给括苍支队。1948年上半年,叶小东委托在小坑开百货店的上垟地主卢书琰买了一批布匹、牙膏、力士鞋等物资,由农会会员送到上下吉。有时买到布匹需要做成衣服,农会、妇联会便发动妇女加工赶制,送到部队。此外,为了壮大人民武装,争取全国早日解放,老区群众送子、送夫参军蔚然成风。据不完全统计,从1947年至黄岩解放前夕,先后有162名贫苦农民和知识青年参加浙南游击队。其中乌岩区64人,头陀区40人,院桥区17人,城区和东部地区41人。


蔡康春

台州市黄岩区传媒集团(台州市黄岩区广播电视台)主办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18018568号-1
黄岩区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 保留所有权利